详细内容

HPV取样系统

人乳头瘤病毒(Human Papillomavirus, HPV)属于乳头瘤病毒科,是一种小分子的、无被膜包被的环状双链DNA病毒,基因组长约8000碱基对(bp),分为3个功能区,即早期转录区(E区)、晚期转录区(L区)和非转录区(长控制区,LCR)。HPV通过直接或间接接触污染物品或性传播感染人类,该病毒不但具有宿主特异性,而且具有组织特异性,只能感染人的皮肤和粘膜上皮细胞,引起人类皮肤的多种乳头状瘤或疣及生殖道上皮增生性损伤。

对于感染生殖道和肛门的HPV,根据各基因型别致病力大小或致癌危险性大小可分为低危型和高危型两大类。在有性生活史的女性中,生殖道HPV感染具有普遍性,据统计70%~80%的女性在其一生中至少会有一次HPV感染,但大多数感染有自限性,超过90%的被感染的女性会出现一种有效的免疫应答,在没有任何长期健康干预的情况下,可在6到24个月之间清除感染。而持续性的高危型HPV感染则是导致宫颈上皮内瘤变及宫颈癌的主要原因。全球范围内的研究结果显示,在99.7%的宫颈癌患者体内检测到高危型HPV DNA的存在,其中HPV16型、18型、45型和31型感染占80%。低危型HPV一般与尖锐湿疣或低度鳞状上皮内病变相关,极少引起浸润癌。依据WHO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及其他国际组织的研究成果,通常将HPV16、18、31、33、35、39、45、51、52、56、58、59、68等13种基因型列为高危型别,26、53、66、73、82等5种基因型列为中等风险型别,目前市面上HPV检测试剂及其要求均是针对用于宫颈癌相关预期用途的(上述18种)HPV基因型核酸检测,通常“高危型”基本泛指此18种HPV基因型。

多年来,国际上通用的宫颈上皮内瘤变及宫颈癌的诊断主要遵循“三阶梯式”诊断程序,即宫颈细胞学、阴道镜及组织病理学检查,以阴道镜检查和组织病理学检查结果为金标准。宫颈细胞学检查是普遍应用的宫颈上皮内瘤变及宫颈癌的筛查方法,可发现早期病变。高危型HPV检测用于宫颈细胞学检查异常患者的分流及宫颈癌筛查,可有效地增加宫颈病变检出率,提高细胞学检查敏感性,并降低筛查频率,但宫颈细胞学检查也存在其固有的局限性。

通常所述的人乳头瘤病毒(HPV)核酸检测及基因分型试剂是指利用包括PCR-荧光探针法或其他分子生物学方法在内的核酸检测技术,以特定高危型HPV核酸(包括DNA和RNA)序列为检测目的,对人宫颈样本(如人宫颈脱落上皮细胞或分泌物等)进行体外定性检测的试剂,以确定受试样本中是否存在高于阳性判断值水平的高危型HPV病毒,或同时鉴定感染HPV的基因型别。HPV核酸检测试剂是指可同时检测多种基因型HPV但不能对阳性结果进行基因分型的试剂;HPV基因分型试剂是指检测多种基因型HPV的同时可以对HPV阳性结果进行基因分型的试剂。

HPV检测在临床上的意义:

1).筛查宫颈细胞学检查为ASC-US(意义未确定的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结果的患者,以确定是否需要进行阴道镜检查(简称ASC-US人群分流用途);

2).对于30岁及以上的女性,通过检测是否有高危型HPV感染,与宫颈细胞学检查联合进行宫颈癌筛查,此检测结合细胞学病史和其他风险因素的评估、以及临床诊疗和筛查指南的要求,用于指导患者的管理(简称宫颈癌联合筛查用途);

3).对于某年龄段(根据临床试验结果而定)女性,通过检测是否有高危型HPV感染,进行宫颈癌筛查,此检测结合细胞学病史和其他风险因素的评估、以及临床诊疗和筛查指南的要求,用于指导患者的管理(简称宫颈癌初筛用途)。

关于HPV检测产品的预期用途还有以下几点需要强调:

第一. 在年龄<30岁的女性中,虽然HPV感染率很高,但其自主清除率也很高,因此对于细胞学检查正常的受试者不建议再采用HPV检测做联合筛查,在经过临床试验证实的基础上亦可直接采用HPV检测作为初筛方法;此类HPV核酸检测试剂对不同年龄段人群的适用情况应符合相关宫颈癌筛查指南的要求。

第二. HPV核酸检测试剂用于ASC-US人群分流或宫颈癌筛查时,其可覆盖的HPV基因型别应至少包含16、18、31、33、35、39、45、51、52、56、58、59、68型(共13种),亦可同时包含26、53、66、73、82型中的一个或数个型别;根据现有的研究成果,若可检测的HPV基因型别不能涵盖上述13种高危型,则可能造成阴性预期值无法达到临床要求,因此不建议单独用于上述预期用途。

第三,低危型HPV一般与尖锐湿疣或低度鳞状上皮内病变相关,但其检测的临床价值尚不明确.

第四,鉴于用于HPV检测用样本采集方法不利于量值溯源,无法保证定量检测结果的准确性,因此HPV检测试剂基本定位为定性检测。

目前,现有HPV核酸检测技术主要包括杂交捕获法、酶切信号放大法、PCR-荧光探针法、转录介导的核酸扩增技术以及PCR-杂交法等分子生物学技术。

样本类型为人宫颈样本,针对不同的样本采集方式,可能有不同的样本收集液,不同的样品收集液会影响HPV检测时的最低检测限和精密度评价,也会影响试剂的分析性能。不合理的样本采集、转运及处理、以及不当的实验操作和实验环境均有可能导致假阴性或假阳性结果。由于宫颈癌筛查涉及面广,故由假阴性和假阳性HPV检测结果引起的潜在公共卫生损害风险较为显著。假阴性结果可能导致宫颈癌诊断和治疗不及时;假阳性结果可能导致不必要的频繁筛查和侵袭性处置。鉴于此类产品的样本采集方法不易标准化,而样本采集过程对检测结果的准确性至关重要。因此,建议采用同一份宫颈上皮细胞样本进行细胞学检查和HPV检测,以避免样本取材不同带来的偏差;而宫颈细胞样本采集与阴道镜检查之间的时间间隔也不易过长,建议不超过12周。在进行靶核酸检测前,还要有适当的核酸分离/纯化步骤。分离/纯化的目的除最大量分离出目的核酸外,还有相应的纯化作用,尽可能去除PCR抑制物。

HPV核酸检测及基因分型试剂的临床意义主要在于对妇女罹患宫颈疾病的风险程度提供信息,以便于临床医生结合病人的其他检查结果进行更加准确的疾病判断和科学的患者管理。在临床上的使用状况主要如下:

①.筛查宫颈细胞学检查为ASC-US(意义未确定的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结果的患者,以确定是否需要进行阴道镜检查(以下简称ASC-US人群分流用途);

②.年龄<30岁的女性中,HPV感染率很高,同时自主清除率也很高,因此对这部分人群,如宫颈细胞学检查正常则不应再采用HPV检测进行联合筛查,建议仅采用宫颈细胞学方法进行筛查,

③.HPV检测结果应结合宫颈细胞学检查及其他相关医学检查结果进行综合分析,不得单独作为患者管理的依据。

名词解释:

(1).意义未确定的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ASC-US):指不能肯定其形态特征及病变性质的形态异常的鳞状上皮细胞。

(2).宫颈上皮内瘤变(CIN):是一组病变的统称,包括宫颈不典型增生和原位癌,为宫颈浸润癌的癌前期病变。此类病变仍限于宫颈上皮层内,未穿透基底膜,无间质浸润。

HPV样本采集过程对HPV检测结果的准确性至关重要。我公司对HPV样本的采集进行了充分的研究,生产的HPV取样系列产品就是解决了HPV样本采集方式问题,解决了宫颈样本的有效采集、科学转运及处理等系列问题,最大限度的保持了样本本身的有效性,并最大程度的降低了分离/纯化的难度,尽可能的去除了PCR抑制剂,使后续的HPV检测的系列操作所受样本采集带来的干扰尽快能的最小化。我公司生产的HPV取样系列产品包括HPV宫颈取样毛刷、样本保存液等每个单独的产品规格型号纵多,能够满足不同客户的基本需求。同时我公司生产的TCT液基薄层细胞保存液能够同时满足同一份宫颈上皮细胞样本进行细胞学检查和HPV检测的需求。

 

 
在线客服